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 绿色
  • 蓝色
  • 红色
  • 桃红色
  • 黑色
  • 褐色
广州中学语文教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研究 > 其它 >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误会——细读白居易《琵琶行》有感

时间:2016-05-16 17:23来源:未知 作者:广州语文 点击: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误会 细读白居易《琵琶行》有感 广东仲元中学赵爱珍 高一下学年,粤教版第三册第四单元,作为白居易代表作之一的长诗静静地铺在118和119页,等待我们鉴赏,而这一次的耐心品读,让我邂逅了不一样的《琵琶行》。 白居易的代表作之一《琵琶行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误会

——细读白居易《琵琶行》有感
广东仲元中学 赵爱珍
 
高一下学年,粤教版第三册第四单元,作为白居易代表作之一的长诗静静地铺在118和119页,等待我们鉴赏,而这一次的耐心品读,让我邂逅了不一样的《琵琶行》。

白居易的代表作之一《琵琶行》名声之大真是让人“如雷贯耳”,说起中学时代难背的诗词古文,这首长诗一定是排前三位的。如果你是中文系的或者沾点文人的边的,招聘时候、实习时候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可能有人会 “考考你”:能不能背《琵琶行》?他们不问你能不能背《蜀道难》《将进酒》,甚至不问你能不能背《春江花月夜》,只是挑衅地问你能不能背《琵琶行》,为什么?因为他们比较熟的只有《琵琶行》,因为那句“同是天涯沦落人”。

 “天涯沦落”有着丰富的内涵,它写出了人们对苦难生活的共同情感体验,引起一代又一代人的共鸣。每一次觉得自己远离家乡无辜躺枪,天天加班升职无望,辛苦耕耘寥寥收获的时候,白先生那句“同是天涯沦落人”就自动跳出,弹幕一样。久而久之,逢人就问你会不会背《琵琶行》啊?
言归正传,白居易被贬江州第二年秋天,在湓浦口送别朋友。秋意浓浓,夜色笼罩,清冷的月色沉浸在茫茫的江水中。一片凄凉惨淡中,即将分别的朋友突然听到了江面上传来的琵琶声,于是“主人忘归客不发”,自然是一片欢喜“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激越的乐曲弹奏之后,白大诗人应该是问了一些关于琵琶女身世的问题,所以会有琵琶女的“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一段诉说。基于这段诉说,白居易认为自己和琵琶女“同是天涯沦落人”,一直以来也是我们大家的共识,所谓“天涯”,离乡远也;所谓“沦落”境况下也。白居易由京城被贬到偏僻的江州确实是“沦落”,而说琵琶女“沦落”,本人不甚同意,提出自己的看法,供大家茶余饭后一笑。

《琵琶行》小序里已经说了,琵琶女“本长安倡女”。“倡女”指以歌舞娱人的妇女,亦指卖身的娼妓。 琵琶女的身份不管在这里是哪一种,过的都是“卖笑”生涯。后文中“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消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完全可以看出作为倡女娱人的职业定位,尤其是“血色罗裙翻酒污”句,现场状况好像很欢乐,但是真正欢乐的是“武陵年少”们 ,而琵琶女们则是职业性欢乐。这种欢乐到不堪的状况,可能就是现在的“天上人间”或者“皇家一号”吧。“今年欢笑复明年”的“欢笑”是否是真的欢笑,读者应该心里有数了。随着时间“等闲”白白流逝,弟弟从军而去,阿姨(长辈?老鸨?)去世,自己的容貌也不复从前。门前车马减少光顾的恩客越来越少,青春已逝年龄渐长只得嫁给商人为妻(或妾)。我的丈夫上个月去了浮梁贩茶叶,他去了后,我在江上的船里等他回来,看漫天漫地的月光照着凄凉的江面。在这里,我想到了另一首词“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至于“商人重利轻别离”内容,个人认为不是琵琶女说的,而是白居易加的。商人,商人,商人?士农工商,白居易是“士”,读书做官“琴棋书画诗酒花”的士人,怎么看的起有钱却没“品”“唯利是图”商人?
只是,为什么不能是琵琶女很爱她的丈夫所以执意在江上船中等丈夫归来呢?尤其值得推敲的是“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读者朋友回忆一下自己的经历:如果夜里做梦哭醒,那么做的梦通常是好梦还是噩梦?做好梦的时候难道不是醒来的时候口角还有一丝微笑,而醒来后发觉只是一场梦,所以怅然若失感慨万千然后继续生活吗?在梦里哭醒的基本上是噩梦,因为太可怕,所以会怕到哭,以至于哭醒。这里琵琶女之所以“梦啼妆泪红阑干”,原因竟然是“夜深忽梦少年事”,您认为是因为对过去生活无限的怀念不尽的怅惘昔盛今衰对比太强烈导致的还是因为当年身为倡女毫无自由惨遭蹂躏人生前路漫漫希望渺茫?哪种可能性更大?个人认为一定是第二种。
到这里再看小序里的内容,真是男人的视角啊,“年长色衰,委身为贾人妇。遂令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然,自叙少小时欢乐事,今漂沦憔悴,转徒于江湖间”。
白居易呈现给我们的是色艺双绝的倡女快乐地享受倡女生涯后因年长色衰不得已嫁给边远地区不解风情的茶叶商人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天涯沦落故事。
而我看到的是色艺双绝的倡女无奈卖笑被侮辱与被损害,随着年长色衰被欢场逐渐遗忘,幸好遇到茶叶商人,不管是否两情相悦,起码可以脱离欢场追随丈夫到边远的地方安享晚年的故事。
在我看到的故事里,天涯沦落的只是白居易自己。
就算这个故事里天涯沦落的只有白居易自己,对失意情感的表达力度丝毫不减。所谓“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正是这无限的失意,平时碍于文人的自尊只能说“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正是江面上不请自来的琵琶女给风雨飘摇的白居易了一个情绪的出口,从而成就了江州司马的泪湿青衫,也成就了“同是天涯沦落人”这千年的误会。
(责任编辑:广州语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