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 绿色
  • 蓝色
  • 红色
  • 桃红色
  • 黑色
  • 褐色
广州中学语文教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研究 > 综合实践 >

主角与配角——浅谈人物形象在小说整体的作用

时间:2014-12-10 10:30来源:未知 作者:广州语文 点击:
执信中学学生文学评论展示 主角与配角 浅谈人物形象在小说整体的作用 执信中学 高二15班 李颖欣 在一般人的定义里,主角就是一部作品中最重要的人物。但更多时候在一部文学作品中,人物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要分出主次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部作品

 

执信中学学生“文学评论”展示
 
主角与配角
            ——浅谈人物形象在小说整体的作用
                         执信中学   高二15班    李颖欣
在一般人的定义里,主角就是一部作品中最重要的人物。但更多时候在一部文学作品中,人物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要分出主次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部作品可能由一个主角唱独角戏;也有可能几个主角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还有可能没有主角,靠很多个角色来编织成一个巨大的故事架构。无论是哪一种,无论一个人物的戏份有多少,两个不可忽视的问题依然会影响整个故事的架构:一是在主角比较明显的故事里如何运用好情节不多却十分重要的配角;二是在一个庞大的人物网络里,每个角色都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如何维持这种平衡与情节分配。这两个问题能得到解决,人物在一个故事里的作用才能明确,这个人物才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归根结底,人物需要和小说里其他所有的要素和谐相处,互相映衬,才能突显出这个人物的作用和意义所在。
一.一元结构
一元结构,顾名思义就是在一部作品里一个人物占了决定性、统治性的地位,是毫无疑问的主角。看起来似乎这一种结构没有什么整体可言,因为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的故事。但是不能简单地认为这一类的作品只要写好一个主角就可以写好一部作品。因为人物的成功,必须依赖整体的帮助,要融入故事的体系。所以在这种一元结构中往往会有许多的人物共同组成一个背景,而主角就如浮雕,在整个大背景的映衬下浮现出来。
这种结构可以以余华的《活着》为例。在整部作品中,毫无疑问福贵是主角,整个故事都是围绕福贵的跌宕起伏的人生展开的,况且作者还采取了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主角的自我感觉尤为强烈主观的情况下,作者还是没有忘记要把主角后面的背景板做好:妻子家珍的不离不弃、女儿凤霞的短暂幸福、儿子有庆的献血悲剧等组成了福贵的苦难人生;还有龙儿、春生等人不断推动情节发展,尽管一闪而过却能带来一些思考:比如龙二得到了财产却因为命运捉弄和福贵调换了结局;春生本来是福贵的战友却在后面成了害死福贵儿子的间接凶手......尽管许多人物都不断死去,背景也如流水一般换,但是后面所有这些为主角服务的配角很成功的营造了一种“活着就是忍受,活着就是苦难”的氛围,成功地把福贵逆来顺受,隐忍度日的形象烘托了出来。更妙的是听福贵讲故事的“我”,在适当的时候就会抒发感慨,让长长的故事获得一点喘息的机会然后再流畅地继续。所有的这些配角,给福贵打造了一个广阔的舞台,福贵在这个舞台上才得以和这些配角演绎出故事,传达出作者的意图。试想如果由头到尾只有福贵一个人的苦难经历而不着墨去突出配角的精彩故事和独特性格的话,我想《活着》这种苦难压抑的感觉、故事的连贯性都会大打折扣,福贵这个人也会成为一个脱离整体的空中楼阁式的虚幻人物。
二.二元结构
二元结构即故事围绕两个主角展开,一般来说两个主角会形成鲜明对比。最经典的就是《巴黎圣母院》中的艾丝美拉达和卡西莫多。在这种情况下,主角本身的设置非常重要。雨果在这部作品中将他的美丑对照原则运用到了极致:艾丝美拉达明艳动人,敲钟人却是个驼背的丑陋畸形人;另外一对配角也运用了这种对照原则:队长浮比斯和副主教克洛德一个英俊开朗一个落落寡合。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敢于把两个看起来南辕北辙的人物放到了一起并让他们之间产生了爱情。看起来很不可思议实际上却又水到渠成:因为他们两个都是美的化身,都代表着善良与爱。这就是作者的高明之处:两个主角外在不同而本质相同,他们的外在愈是不同,内在本质的相同就会更加凸显,冲突也会更强烈,在强烈的冲突中,情节被更有力地推动,主题也得到了更好的升华。两者相互影响联成整体,配合得天衣无缝,从而使两个人物都成为了经典。单个人物在这一个两人的小整体中的作用发挥程度再一次影响到人物的成败以及故事的好坏。
另外在二元结构里面其他的配角依然不可或缺:比如贯穿整个故事的流浪诗人格兰古瓦。他是一个将底层的丐帮、歌女和上层的主教、军官联结起来的关键人物,不停地推动情节发展,也在紧张的时候用来舒缓气氛。另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歌女的母亲隐修女。这个悲剧性的人物可以说是当时社会的一个反映,也是对整个主题“爱”中代表母爱的重要一环。由此看来,即使是再微小的人物,也是富有深刻含义的:他们是用来代表整个大背景下的一类人或者反映一种现象,同时为主角造好背景。
三.多元结构
多元的结构里往往人物众多,关系错综复杂,看似无主角,实际上人人在某一个场景里都是主角,这样的话对作者的能力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如何能滴水不漏写尽每个人同时又不乱、不枯燥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在这样的作品里,已经无所谓背景和主角了:整部作品就像是一个水晶球,是立体的、可转动的,无论转到哪一个面都有那里特有的光泽。
在这方面的扛鼎之作不得不说《红楼梦》。如果想要这个庞大的家族故事成功地建立起来,必须保证人物与人物之间的整体性,也就是每个人物都要与其他的有所联系,整个故事才不会变成单调的个人或者散落的板块。所以曹雪芹在丫鬟之间设计了勾心斗角,十二金钗之间又靠贾宝玉和其他亲戚关系联系在一起,贾府的决策者们又和下层的丫鬟联系起来,同时贾宝玉作为大观园里唯一的男性承担了一个将大观园内外沟通的任务,在朝中为官的男人们又把贾府和外界的政治斗争联系在一起......最终的结果就是全部的人物都被精巧地联系在一起。接下来为了保证人物能清楚地让读者留意到,曹雪芹还要做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人物关系大致理顺,把人物各自的背景呈现在读者面前。这里曹雪芹用了两件事:第三回林黛玉抛父进京都和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第三回借林黛玉进府就把贾府的小姐们的性格外貌都介绍了一遍;而第七回借周瑞家的送宫花把贾府内部走了一遍,每个人的起居生活都得以一观。虽然周瑞家的只是一个下人,但这里又再一次是配角在整体中发挥了作用,为一大群中心人物的故事做好了铺垫和介绍。人物的整体性在这种人物众多的故事里显得尤为重要。
既然人物都已经联成一体了,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让每个人物都给读者留下鲜明的印象。面对众多的大小姐,曹雪芹采用了对比的手法,有了林黛玉的娇柔任性,史湘云的豪爽,薛宝钗的贤惠都能得到体现;有了晴雯的泼辣,袭人的隐忍柔顺就更加明显;有了探春的精明能干,迎春的懦弱就跃然纸上。在这个复杂的牵制中不能去掉任何一个人,一旦去掉任何一个要素,整个平衡都会被破坏,其他的人物也会有所缺失。同时还有两两放在一起互相推动,互相影响的人物,比如林黛玉和贾宝玉,王熙凤和平儿,贾政和贾宝玉,林黛玉和紫鹃,袭人和贾宝玉......这些组合连贯流畅地组合在一起,你方唱罢我登场,使得每一个人物在别的人物扶持下都能得到充分的展示。这就是曹雪芹在人物整体性方面的高超技艺。如果某一回里面全是写林黛玉的,或者某一回里面全是薛宝钗,那无论人物本身有多精彩,如果她不是放在大观园整个人物大环境去展开故事,和别的人物有所映衬的话,我相信这个庞大的体系是无法构建起来的。
 

在一部作品里面主角和配角永远都不是绝对的。也许某个意想不到的时候,配角会有出人意料的作用并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而主角则承载着作者的意旨,在配角营造出的环境里开展着他们的故事。只有两者相互配合,相互联结,整个作品才能又丰满的人物形象以及精彩的故事情节。一个人物不能脱离其他人物而存在,无论他有多么重要,他依然需要在一个大环境下、在整体的配合下才能彰显他的形象和价值。

(责任编辑:广州语文)
顶一下
(8)
80%
踩一下
(2)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