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 绿色
  • 蓝色
  • 红色
  • 桃红色
  • 黑色
  • 褐色
广州中学语文教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课改连线 > 理论学习 >

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中穿行

时间:2013-06-19 23:5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中穿行 读陈平原《发现的乐趣》有感 广大附中袁伟军 内容提要: 要解决语文教与学的问题,首先必须厘清的问题: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是什么?新课标关于这一问题的表述是 语文是最重要的 交际工具 ,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

 

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中穿行
 ——读陈平原《发现的乐趣》有感
广大附中 袁伟军
内容提要:要解决语文教与学的问题,首先必须厘清的问题: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是什么?新课标关于这一问题的表述是“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这一观点遭到了广大中学一线教师的诟病,因为在日常教学中,该偏重语文的工具性还是人文性,是一个令人纠结的问题。
拜读完陈平原教授的《发现的乐趣》一文,其中两点看法我深表赞同:其一为“我主张语文教学应该轻装上阵:以审美为中心,不戏说,不媚俗,也不自戴高帽”。其二为“所谓‘发现的眼光’,是指在教学活动中,努力去发现汉语之美,文章之美、人性之美以及大自然之美”。综括陈教授的观点:主张语文教学应该以审美为中心,教师要带领学生去欣赏、感悟、体验、理解美。这给我们一线中学语文老师以很大的启发,即在落实语文知识的同时,更应该带领学生向文学的精神高地迈进,在文学素养的熏陶、审美能力的提升方面下更大的功夫,做更多的尝试。这样才能把语文教学从应试的泥潭中拉出来,让语文教学回归到“人学”的本质。
尽管前路依然漫长,但在新世纪有许多语文教育的先行者为我们做出了示范:如著名作家叶开出版了《对抗语文》,上海复旦大学附中特级教师黄玉峰的《教学生活得像个“人”》、福州一中陈日亮老师的《我即语文》以及南京师大附中的王栋生老师的《不跪着教书》等专著的出版,让我们看到了语文教育的希望。我们要满怀信心,在语文教学的天地里,敢想敢干,去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文艺界掀起了有关文学评论标准的讨论热潮:最有名的是王元化等提出了文学要回归到人性,也即“文学人性论”,对把阶级性作为评价文学优劣的唯一标准做了重新反思和否定,从而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美学热;如果把时间从那时再往前推近三十年,钱谷融教授因为那篇《论文学是人学》的论文而被划为右派,靠边站几十年。两相对比,真让人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同样,对语文怎样教和学的问题的探讨,首先亟需解决的一个问题:语文的本质属性是什么?历史上很多的争论,都存在鸡同鸭讲的情况,论辩双方都没弄清或者压根就不想弄清对方的观点,就操持自己的理论武器向对方进行猛攻。让我们记忆犹新的是20世纪末由《北京文学》发起的关于语文人文精神的大讨论,许多高校教师、中学一线老师、教研机构研究员以及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关注者都卷入了这场大讨论之中,但是我们现在再回过头看,发觉依然是一头雾水,语文的本质属性到底是什么?工具性抑或人文性,好像最终谁也没说服谁?还是各说各话。我们从《高中语文新课标》的表述中可知: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从这个杂烩式的表述中,可以看出,对语文的属性存在很大的分歧。到底是人文性还是工具性,还是两者都重要,在这样权威的文件中还是语焉不详,导致一线教师在具体教学过程中,工具性和人文性两张皮。完全根据老师的个人偏爱而任意取舍。更有甚者,采取一锅炖的教学方法,每篇课文字词句章篇语修逻文都讲,最终把语文弄成了一门万金油式的课程,语文学科的本质属性和学科尊严完全丧失。最后经常出现的段子是:常规教学检查,领导最喜欢听的课就是语文科,并且能够随性地对语文课发表似是而非的见解。
有鉴如此,需要每位语文教育工作者去回顾语文教育的历史,在历史的岔路口寻找到前进的路标。陈平原教授不愧是一个先行者。他本人不仅有过一线中学教师的经历,也有深厚的文学理论基础,再加上他本人还有丰厚的文学素养。谈起语文教学的问题,自然不隔膜。在他的《发现的乐趣》一文中,最得我心者是这样两句话:其一为“我主张语文教学应该轻装上阵:以审美为中心,不戏说,不媚俗,也不自戴高帽”。其二为“所谓‘发现的眼光’,是指在教学活动中,努力去发现汉语之美,文章之美、人性之美以及大自然之美”。我把陈教授的这两句话做一个概括,大致说语文就是以培养审美能力的一门学科。当然“美”被严格地限定在“语言、文章、自然、人性”的范畴中,我很赞同陈教授的观点。长期以来,受语文是基础学科的观念影响。我们很多老师受习惯做法的影响,认为语文什么都要教,导致语文的学科边界无限溢出,上知天文、下至地理,好像什么内容都可以包含到语文之中,很多语文老师还以此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学识渊博,能力超群。殊不知,任何一门学科都有它的科际边界,如果一门学科没有自己的边界,证明这门学科是不成熟的,或者不客气地说,它没有存在的理由。在我看来,明确了语文的审美性,这样就为每位语文工作者特别是一线的语文老师指明了一个正确的前进方向。正因为语文是审美的,所以在文学作品中我们要侧重对真善美的颂扬,对假恶丑的批判。并且这种张扬和批判又不同于其他学科,直接诉诸于理性认识。而是要通过读者的阅读体验和审美理解才能领悟到。如我们读元杂剧《窦娥冤》,随着对窦娥悲惨命运的深入理解,会不由地洒下同情的热泪。更深入一层,我们会思考:为何窦娥会导致这样的悲惨命运?我们就会从社会现实、制度弊端、人物性格等各个方面进行思考。从审美体验阶段上升审美同情阶段,再从审美同情阶段跃升到审美理解阶段,如果我们还进一步结合现实或者文学作品中的其他人物进行对比分析,找出一类或者一个群体,就可以上升到审美哲学的阶段,对文学作品的解读就可以一步步地走向深入。同样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我们也会被桑提亚哥老人那种面对生活的打压,始终迎难而上的精神所感动。他那句“人不可以被打倒,除非他被消灭”的名言,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使他们在面对人生风雨能傲然面对。这是靠几道语文阅读训练题练不出来的。学生感性思维和理性思维能力也获得逐步提高和增强。记得德国哲学家怀特海说过:教育就是把你在学校学到的知识还给学校所剩下的东西。尽管他的话有点极端,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许多语文老师,在几十年的语文教学生涯中,很少去反思一件事:自己给学生的心灵是否带来过丝毫的感动或者审美的愉悦,是否为了可怜的高考多几分,进行着机械式的操练,而与语文教育的本质背道而驰,不惜把学生捆绑在高考训练的战车上,让学生缺乏阅读体验和心灵感动乃至审美愉悦。更有甚者,在学生对现行的语文教学提出疑问时:我们的语文学习难道就是为了高考那个好看点的分数吗?有些老师会以不容置辩的语气反问:“难道你还认为有比这更重要的吗?”学生语文学习的热情就这样被完全消磨掉了。
屈指算来,我在中学语文这块园地里已经挣扎了十多年了,我对现今这种愈演愈烈的题海战术和急功近利的分数观俯首称臣,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任何人都只不过渺小的一分子,都只能在有限的能力范围内,尽量教学生保持一点对语文学习的美好理想。在这样一个急功近利的社会中,一个人谈坚持语文的审美理想,是一件很不合时宜的事情,甚至是一种奢望。所以,语文之痛,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是一个社会的痼疾,需要我们每个人去呐喊。最近就有很多人在呐喊,如著名作家叶开就向小学语文开炮,出版了《对抗语文》一书,也有一线的中学老师,如上海复旦大学附中特级教师黄玉峰的专著《教学生活得像个人》、福州一中陈日亮老师的《我即语文》以及南京师大附中的王栋生老师《不跪着教书》等都是在淤泥中开出的白莲,语文教育的春天在慢慢地走进,我们要有这个信心。当然,在现在大环境尚不能完全改变的状况下,我们能做的只能在理想和现实的夹缝中艰难地生存,在操纵训练机器的同时,注意严格把握度,同时不忘告诉学生:语文是你们的母语,是你们前进路上的心灵知音,是你们的文化之根。大家要带着发现的眼光,去捕捉文学作品中的美,去感悟生活中的美。做一个爱美的人吧,你的生活将会更加如意、你的心灵将更加惬意、你的人生将更富诗意!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