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 绿色
  • 蓝色
  • 红色
  • 桃红色
  • 黑色
  • 褐色
广州中学语文教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课改连线 > 专家论坛 >

曹林评论课:人民日报那篇评论本可不那么招骂

时间:2016-06-21 09:31来源:未知 作者:广州语文 点击:
曹林评论课:人民日报那篇评论本可不那么招骂 作为同行,我一直很佩服人民日报的评论,敢言、会言、善言,作为中国第一党报,在重大问题和社会热点上不缺席,针砭时弊,洞察舆情,敏锐把握到社会痛点、重点和关切点,及时发出主流和权威声音,引领理性的思考

 曹林评论课:人民日报那篇评论本可不那么招骂

 
作为同行,我一直很佩服人民日报的评论,敢言、会言、善言,作为中国“第一党报”,在重大问题和社会热点上不缺席,针砭时弊,洞察舆情,敏锐把握到社会痛点、重点和关切点,及时发出主流和权威声音,引领理性的思考,真正做到了“澄清谬误明辨是非”。尤其是近几年来,以改革先锋的姿态引领了党报评论文风改革的潮流,培养了一批优秀的评论员,出了不少既推动了时事进程、又传播了进步理念、还在文本上让人印象深刻的佳作。
不过近来人民日报评论魏则西的一篇文章在舆论场上炸开了锅,成了公众批判的矛头,评论下几万条评论,基本上是一边倒的骂声。评论挨骂是常事,不过被骂成这样实属罕见。除了观点表达问题,这篇评论在写法上也存在不少问题,值得作为一个典型案例去分析,避免出现这些问题。我在课堂上与同学们讨论了这篇评论挨骂的原因,归纳了一下主要有以下几点。
被标题党后触动网民情绪
分析舆情发酵的节点可以看出,这篇评论之所以被骂,首先是因为媒体转载了改了原标题,做了一个让人感觉作者很冷漠很冷血的标题:人民日报谈魏则西事件,遇到绝症,应坦然面对生死。而原文的标题是:魏则西留下的生命考题。
改成这样的标题,确实非常招骂――翻译一下直接表达就是:得了癌症,就老实等死吧,别折腾了。这当然让人无法接受,既不近人情,也不合医学理念――毕竟随着医学的进步,很多在过去看来是绝症的或者已经有了治愈的可能,或者可以延长生命。虽然作者原文中有这样的表达,他写道:因此,尊重自然规律,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坦然地面对生与死,是最理性的选择。虽然这句话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作者的观点――但将原文标题改成这样,是非常不厚道的,违背了转载伦理,故意将作者置于挨骂被喷的境地。
转载者应该考虑到,其一,虽然作者表达了这层意思,但绝非这篇评论的主要意思,做成标题是不妥的。其二,应该考虑到改成这样的标题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毕竟很多网友根本是不看文章内容,而只看标题的――做成这样的标题,等于告诉那些不看内容的网友,作者的观点就是这样,必将形成误导,置作者于非常不利的境地。
这篇评论被标题党了,问题当然首先在不厚道的转载者――不过,也与原标题过于空洞和模糊有关,你自己不做一个好标题,不做一个观点鲜明的标题,不做一个能反映自身观点的坚硬标题,在网络传播时代就很容易被扭曲。魏则西留下的生命考题――这个标题太虚了,看了标题根本不知道你想说什么,网络转载时不可能用这个标题的。所以,网络编辑必然需要对标题进行再生产,很难指望一个靠点击率生存、靠标题吸引受众的编辑做一个既能完整体现你的观点又与你为善的标题。传统媒体避免被标题党的一个方式,自己要有标题意识,没有谁比作者自己更了解自己评论的观点、更想保护自己免成靶子,作者在生产的源头上做一个既能鲜明表达观点、又有吸引力的标题,而不是做得又虚又空,就在某种程度上避免被标题党扭曲了。
标题有虚有实,我的主张是,网络传播时代,标题应该尽可能地实,应该摆脱传统媒体时代那种标题习惯,你越虚越宏大,不仅读者不爱看,也容易给标题党留下太大的再生产空间。
这篇评论的标题之所以虚和空,从我的分析看,很大一个原因在于作者想通过这篇文章表达的意思太多,导致很难找到一个能“一言以蔽之”的清晰与坚硬的论点。又想批评患者缺乏科学素养,又想批评骗子医院,又想批评政府的缺位和体制问题,“想说太多”导致观点的游离与分散,比较难提炼标题。估计作者是先写完文章再起的标题,没想明白主要落点在哪里就动笔,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而不是先有一个明确的立意再去动笔。先有明确立意并起好标题再下笔,会有一根线贯穿评论始终,让评论的思维很收敛,结构很紧凑,论证很集中,不至于信马由缰。我经常跟同学们说,写一篇评论,如果不能用一句话把自己想说的意思概括清楚,说明你还不是太明白自己想说什么。
缺乏情怀的上帝视角
这篇评论被批评的另一个关键之处在于,作者笔端洋溢的那种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和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冷理性。理性如果没有温度,就是冷漠。道理如果不近人情,就是冷血。这篇评论将矛头指向了此一事件中作为受害者的患者――不是说受害者不可以批评,但指向受害者时,一定要带着同情的理解,站在一个事不关已的立场高谈阔论一些其实众所周知的大道理,很容易让人厌恶。
对于面对绝症时患者和家属的痛苦,作者太缺乏共情的理解了。作者讲的这些并非都没有道理,冷静地看,有些是对的。但是,你有没有站在患者角度想一想,他们在面临死亡时恐惧、焦虑和本能的求生欲望。有没有站在家属的角度想一想,他们未必不知道花钱也没有太大用,他们求医,很多时候不过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以后没有那么多遗憾,让自己不至于陷于绝望的情绪之中,哪怕一点儿希望都要去争取。
尊重自然规律,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坦然地面对生与死,是最理性的选择――这话说得多么轻飘,多么可怕的冰冷理性,医生都不会跟患者这么说。将心比心,自己遇到这种问题时,能够保持这种冷静吗?人之为人,有作为人无法突破的局限和弱点,就是对死亡的恐惧――这是人性,植根于我们作为动物的本能,这种人性是无法改变的,不是几句空洞的大道理可以说服的。生死是自然规律,但害怕死也是人性和社会规律,不要把矛头指向这种人性本能。没有谁能超越,包括作者自己。
大道理也许是对的,这番道理带着同情的理解说出来,也许接受度会高一点儿。比如这样写:我是能够体味这种痛苦和恐惧的,体味家人不惜一切代价求医的心情,如果我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也会这样,但我深知......有了同情的理解,带着温度讲道理,才能在一个涉及生死的沉重话题上形成交流。
作为评论员写文章时,很容易带着这种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把别人当成解决的问题,把自己当成解决问题的人,充满理性,洞悉一切,真理在握,惟我独醒。其实,我们自己也是问题的一部分,也是带着问题的人,如果带着这种“我跟你一样也是问题的一部分”的谦卑姿态去写作,评论在道理之外就有了温度和情怀。
诸多逻辑谬误
这篇评论也有不少逻辑和常识上的谬误。比如,作者的这一段: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求医”故事:父母变卖家产,四处奔波,为儿子治病,最终人财两空――评论员爱用“中国式”对现象进行归纳,但这是中国式问题吗?有人生病,家人不惜一切代价卖房也要替亲人治病,哪个国家都有这样的情况,这是家庭的一种本能,不是中国独有。

这一段:例如,很多身患绝症的病人,由于缺乏科学认知,总是希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创造生命“奇迹”。而这种“有病乱投医”的心理,恰恰让医疗骗子钻了空子。他们把生命当成生意,不惜重金占领搜索引擎入 口,以精心炮制的虚假宣传为诱饵,大肆吹嘘“神奇技术”与“惊人疗效”――这里构建了一种因果关系,因为病人有“有病乱投医”这种心理,所以有了骗子。认为是先有患者缺乏科学认知,然后有了骗子。这种归罪归咎显然不近人情,也违背事实。

得了绝症,希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这是很正常的心态。病人不懂病情,不懂癌症治疗的科学,这也非常正常――跟科学认知和科学素养没有什么关系,一个科学素养再高的国家,也无法苛求患者能像医生那样了解那些医疗常识,如果病人有这么高的科学认知,那还需要医生干嘛?而且随着科学的进步,很多癌症的治疗已经有了突破,病人希望治好,希望出现奇迹,有什么错呢?这跟科学素养有个毛关系?骗子利用这种心理,利用患者对医学缺乏了解去行骗,那是骗子的无良,是监管的不力,怎么能归因于患者这种正常的心理和对医学的期待。
医患之间存在信息和知识的不对称,患者依赖和信赖医生,这有错吗?患者得绝症,想抓住救命稻草,寄望出现奇迹,这有错吗?患者不了解癌症治疗的最新技术,不知道有些技术被抛弃了,这有错吗?怎么能指望患者成为超人和专家呢?你说的这种科学素养和认知有几个普通人能达到呢?
空洞的建议和扯淡的结尾
 如果对患者不近人情地批判一番后,能够指出什么高明的建议,那也能够让人信服,可作者提出的建议是什么呢?作者写道:如何不让下一个“魏则西”重蹈覆辙,是政府部门面临的重大课题。在欧美发达国家,每个人都有家庭医生。很多人从出生到离世,一辈子只找家庭医生。家庭医生成为医疗体系的中坚力量。这种健康守门人制度,有效解决了医疗信息不对称问题,患者不用盲目求医,自然也不会上当受骗。建立符合国情的家庭医生制度,让每一位居民都拥有高素质的家庭医生,是终结悲剧的治本之策。当然,中国人太多,医生不够用,解决好这个问题需要一个过程。
重大课题――我以为会多么重大,原来是说家庭医生,家庭医生竟然能成为作者所言的“终结悲剧的治本之策”,看问题如此简单和肤浅,真让人觉得可笑。可能作者也觉得自己这个建议太不靠谱了,赶紧又说了一句废话: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一个过程。
尤其让人反感的是结尾:魏则西,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唤醒了整个社会的省思,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愿魏则西事件警钟长鸣,成为推动医疗体制改革的一个新契机――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把别人的生命不当生命,轻飘飘地说“不幸中万幸”。如果最后魏则西没有死,还可以说不幸中的万幸,人家死了,你还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站在当事人家庭角度来看,这有什么幸呢?唤醒社会反思,这算什么万幸呢?站在别人的生命之上说“不幸中的万幸”,冷漠得让人齿寒。什么亡羊补牢,什么犹未为晚,什么警钟长鸣,这些套话还是少说吧,收起这套结尾时的惯用八股腔。还有,我也反感在这种语境下用“契机”这种说法,在别人的死亡悲痛之下说契机,也是缺乏人情的一种灾难文艺腔和宣传腔。
拿屠呦呦跟黄晓明比、房价归咎于丈母娘、常被反转新闻打脸--我新近出版的《时评中国-用理性反抗坏逻辑》就指向这些坏逻辑。白岩松在推荐语中说:翻开曹林这本书,也许你先读到的是感性,然后才是理性,再然后--该是理想!真正用心书写的评论都会是忧心忡忡的理想主义。各大网店已火热开售,还等什么:)
(责任编辑:广州语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