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 绿色
  • 蓝色
  • 红色
  • 桃红色
  • 黑色
  • 褐色
广州中学语文教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师生园地 > 下水作文 >

游戏 萝岗区镇龙第二中学 黄佳

时间:2012-04-22 22:1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游戏 萝岗区镇龙第二中学 黄佳

 

游戏
萝岗区镇龙第二中学    黄佳
 
游戏伴我成长
看着商场那些琳琅满目的玩具,回想我的童年时代,往事一幕幕浮现。
孩提时代,我们的身旁虽然很少有精美玩具的陪伴,更不用说那些高科技的电子产品,但我们却无比的快乐。那时候的我像个男孩子,他们喜欢的游戏我都喜欢,因此被邻居们冠以“野丫头”的称号,也“赢得”了母亲不少的唠叨。好在母亲工作忙,没有太多的时间管我,我也便有了“大展身手”的时机。我喜欢滚铁环,自制的铁圈和长柄的铁钩子,是我最得意的玩具,小伙伴们总是排在操场上,比着谁滚得快滚得远;我喜欢拿着弹弓去打鸟,总是不小心打碎了人家玻璃,打到了人家鸽子,可以说,我的每一把弹弓都有着挨批、挨揍的“血泪史”;我喜欢打弹珠,在地上摁出几个小洞,或蹲跪在地上或趴着,全然没有淑女的模样,但我很快乐,我们常常相互比着谁的弹珠多,要知道,那可是一笔值得“炫耀”的财富……当然,我也喜欢折纸蜻蜓,把自己的愿望写在纸蜻蜓上,站在楼顶,让它随着风飘向远方;我也常去山野捉虫,在房前的空地跳皮筋、跳房子,在教室里丢沙包、摸瞎子……欢声笑语是我童年的乐章。
我很庆幸我的童年时代没有出现各类的培训班,我的周末没有被形形色色的培训所霸占,让我能够无忧无虑地快乐成长,让我拥有了一个孩子应该有的快乐童年,也拥有着那么多对童年美好的回忆。
让孩子成为怎样的人
池莉的《来吧,孩子》一书给我很深的印象。她让自己的孩子在“疯玩”中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在潜移默化中、在生活中循序渐进的引导、教育着女儿;她也有过妥协,为了让女儿能读好的中学,从不主张让女儿进培训班、辅导班的她,低声下气近乎苦苦哀求地为女儿请来数学补习老师。然而,在孩子的快乐和现实发生强烈冲突的时候,她抛却了一个做母亲的功利心,在动荡变化的社会和严酷的教育生态环境中,为自己的女儿支起了一个稳定而健康的生活天地。“我希望我的女儿,首先能够从真实的生活中懂得生命的意义。如果她慢慢懂得了衣食是一种大事,勤俭是一种美德,心静是一种大气,宽容是一种真实,知晓是一种最好,那天下还有什么功课她拿不到A呢?”有一种学习就在生活中,它难以言喻却宏大无边。
我又想到了那句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妇孺皆知的名言:“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就像个紧箍儿,套在家长的头上越来越紧。“起跑线”不应只是单纯的知识的学习,还应该包括根据儿童各个年龄段认知发育的规律而进行的引导、培养和激励。游戏是孩子的天性,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我想,对孩子的教育应当学会顺其自然而不是揠苗助长。如果输在起跑线上,能赢得人生的话,又为何一定要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呢? 
池莉用她的行动告诉我们:让孩子成为怎样的人永远是第一位的。看看现在的小学生拖着沉重的、带轱辘的、塞得满满的书包,我们难道不心痛吗?看着那些绞尽脑汁在各种各样的培训班中来回奔忙的家长,我们又该反思些什么?
何不玩一玩
美国教育家格伦·多曼说:“学习是生活中最有趣和最伟大的游戏。所有的孩子生来就这样认为,并且将继续这样认为,直到我们使他相信学习是非常艰难和讨厌的工作。有一些孩子则从来没有真正地遇到这个麻烦,而且终其一生,他都相信学习是唯一值得玩的有趣的游戏。我们给这样的人一个名字,我们叫他天才。”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学生不喜欢学习,感受不到学习带来的快乐?
记得一位同行在她的演讲中曾说:“我们的课堂似乎太神圣了。”她的话可谓一语中的。很多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的课堂正神圣得如同教堂般宁静,教材神圣得如同经书般不可更改,教学庄严得如同“布道”,对学习苛求得如同“苦修”。没有了乐趣,何来灵动的课堂?
既然如此,何不玩一玩!
很喜欢来自山城重庆的美女教师王君,她的课总能以新颖的构思让学生们深深吸引甚至欲罢不能。在教学蒲松龄的《狼》时,她用两幅错误的“杀狼图”,让学生辨图改错,使文言文的学习变成了有趣的游戏;教学《济南的冬天》时,她设计竞选济南的形象代表,使课堂讨论意趣横生、精彩迭出;教学《中国石拱桥》时,她以桥梁设计师的竞标夺标组织教学……那一个又一个令人拍案叫绝的创意,让她的孩子们快乐无比。
在“游戏”课堂中追梦的蒋涛,被他的学生称作“很好‘玩’的老师”,游戏就是他的教学手段。早读课上,他让学生走着朗读,做出各种动作;讲课文时,他让学生用流行歌曲的形式“唱”——他把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填到周杰伦的《千里之外》:“笑声在墙外,我听不出来,宁静已不再。妻子屋中在,润儿轻轻拍,我悄然离开”;课外,他让学生按照《史记》的格式写传记……他还开发了“三国智”学科争霸赛游戏,让学生在学中玩,在玩中学。
这样的老师还有很多,青岛的王泽钊把学生带到崂山水库风景区上课,上海的黄玉峰与学生一起作语文旅游……他们都给我们的语文教学提供了新的思路。
虽然,有时我们不得不戴着镣铐跳舞,但我们更需要在心里保留一块敬重的空间。让我们用人本的情怀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下,为孩子们的成长支起一片自由的天空,让他们在生活中懂得生命的真谛,享受生命的过程。 
程少堂老师曾说:“语文课堂既可能是地狱,也可能是天堂。”就让我们带着孩子们快乐地游戏,幸福地成长,自由地徜徉于美妙的语文世界,一路引航高歌!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33.3%
踩一下
(2)
66.7%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