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 绿色
  • 蓝色
  • 红色
  • 桃红色
  • 黑色
  • 褐色
广州中学语文教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师生园地 > 学子风采 >

一个留美交换生对中美教育思维的思考

时间:2012-04-07 09:51来源:广东实验中学 美国纽约Tyburn Ac 作者:杨韵琦 点击:
一个留美交换生对中美教育思维的思考 广东实验中学 美国纽约Tyburn Academy 杨韵琦 苏格拉底认为他的工作就是帮助人们生出正确的思想,因为真正的知识来自内心,而不是得自别人的传授。乔德坦贾德《苏菲的世界》 赴美半年,我对这句话更有感触。 从平面到立

 

一个留美交换生对中美教育思维的思考
广东实验中学 美国纽约Tyburn Academy   杨韵琦
 
苏格拉底认为他的工作就是帮助人们“生出”正确的思想,因为真正的知识来自内心,而不是得自别人的传授。——乔德坦·贾德《苏菲的世界》
赴美半年,我对这句话更有感触。
 
从“平面”到“立体”,批判性思维带来的变化
在美国学习生活了半年,我眼中的世界从一个“平面”变成了一个“立体”。西方的批判性思维一点点建造我眼前这个立体的世界,让一切看起来都不一样了。
    "出国党”都知道SAT考试的写作部分考察的就是学生批判地分析问题的能力,而且当考生的SAT其他部分分数相同的时候,一些大学会通过体现考生思维能力的写作部分选拔学生。可见,美国人有意识地培养批判性的思维方式,他们崇尚多角度分析,希望尽可能客观公正地看待问题。
    美国的语文课是培养批判性思维的沃土。以前,我看问题就像是照镜子,只会看镜子的正面,而且只为确认那个理所当然出现的景象。换而言之,从前的我习惯只看问题的一面,而且是带有主观意识地单纯地看问题的表层。但美国的语文课让我意识到,其实可以看看镜子的背面。
    Mr. Ferrari是我的英语老师,他喜欢给我们布置阅读作业,然后在课上讨论相关的问题。从九月份到现在,我们学习了《简爱》,法国浪漫悲剧《大鼻子情圣》,古英语史诗《贝奥武夫》,《坎特伯雷故事集》,《俄狄浦斯王》等作品。Mr. Ferrari 给我们提出许多有趣的问题。怎么样有趣呢?这些问题都没有标准答案,每个人只要能找到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就给出对于问题的其中一个解答。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关于《俄狄浦斯王》的讨论。什么造成了俄狄浦斯的悲剧?有的同学认为是俄狄浦斯的骄傲让他盲目了,有的同学(包括我)认为是阿波罗神操纵了俄狄浦斯的命运,有的同学认为是俄狄浦斯的父母埋下了祸根……Mr. Ferrari也不肯定哪种说法更合理,于是他让我们阅读牛津教授对于这部作品的分析。很多同学的解答都和这位教授的分析相差甚远,但Mr.Ferrari 并没有因此而否定我们的答案。 他依照各种解释不同的出发点,不同的逻辑给予我们评价,所以即使我和“权威”的解读不同,但我的发现与分析,还是为我挣来了100分。我们还讨论了俄狄浦斯王的骄傲。剧中,俄狄浦斯王不肯相信先知讲述的真相,先知指责俄狄浦斯的骄傲蒙蔽了他的双眼。于是,这引发了一些同学对俄狄浦斯的批评。但我的邻座Nick立即提醒大家,说:“我们是否应该用我们平凡人的标准去衡量俄狄浦斯的骄傲呢?他作为一国之君,有一定的骄傲是正常的,甚至是需要的。我并不认为俄狄浦斯过分地骄傲,他只是在维护自己的权威。”Nick的敏锐和客观让我惊讶,他就是在大家都在照镜子的时候,跑到了镜子的后面。
   
切割钻石与淘金,中美教育思维的不同
美国的语文课就像是切割钻石,大家都尽可能切出更多的面,折射面越多,钻石的价值越高。相比之下,中国的语文课更像是淘金,老师要求的总是金子,而且他们总是知道金子在哪里;他们发号施令,同学们挖地三尺。我也喜欢中国的语文课,但却发现我们总是在找一个标准答案。课后习题总会问:“作者通过这篇文章表达什么思想情感?”老师总会在课件上打出一大段文字,然后让大家记忆理解。但这个世界上有多少问题有标准答案呢?这样的思维训练似乎给予学生一种误导。或许,这也和中国的应试教育有关。当我们有限的教育资源要面对上亿学生的时候,唯一的答案能减少争议,提供一个选拔的标准。而且,东方的思维特点是直观,关注感性认识,不强调理性分析。这难免导致许多人看问题时带有许多主观色彩,而且只看到一个平面。苏轼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我们的诗人几百年前就意识到了多角度分析的重要性,但我们的教育却没有注重结合主观感受和客观分析。
    批判性思维不仅引导我们客观思考,而且培养我们质疑权威的精神。我的美国历史测验特别地人性化。Mr. De改卷的时候会思考每一道问题,选出他认为的最佳选项,当他的答案和教材提供的答案不一样,他会参考其他资料然后做出相应的调整。所以即使是单项选择,Mr.De有时候会给出几个可能的答案。有时候,我们对问题有不同的解读,Mr.De 会聆听我们的分析,他说:“书本说的一定是对的吗?不一定。有时候测验的问题不严谨,又或是出得很奇怪。所以,只要你们的论证充足,能说服我,我就会调整答案。”有时候,在不违背客观事实的情况下,同一个问题可能有多种分析。应试教育下的中国学生习惯了唯一答案的制度,很容易依赖权威,缺乏自己的个性化思考。但千千万万的考生的思考方向和方式不可能都和一个出卷人的思考方向和方式一致。所以,即使我们和权威给出的答案不一样,也不要太快否定自己。如果当年哥白尼没有质疑托勒密天文体系的权威,就不会有《天体运行论》的诞生。
不妨换个方式看看世界,思维方式的转变让我们认识更多
当人们将批判性的思维方式应用到日常生活中,小至选择大学,大至评价美国教育系统的时候,我们可以真正看到它的现实价值。
    职业发展的课上,老师发给我们一本关于申请大学的杂志,其中一篇关于大学排名重要性的文章引起了我的关注。文章的开头说:“当大学只通过你的分数评价你时,你感觉怎么样?这不合理吧。如果你认为大学把你当成数字一样排名很不公平,为什么大学要被排名呢?这对他们真正的办学质量又公平吗?”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就是这个问题所针对的那个看似思想先进,要求被客观看待,但同时自己又主观看待事物的群体中的一员。这篇文章提醒学生在选择大学的时候不应过于依赖排名,因为所谓的权威比如《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在排名的过程中,存在许多主观因素。文中说:“一间大学的排名有一部分数据来自于其他大学的校长对这间大学的评价。那些从未踏进这间大学的校长能给出多真实客观的评价呢?” 这样“反潮流”的观点帮助学生和家长辩证地看待排名,作出更合理的选择。
    《美国时代周刊》是一本很具影响力的杂志。读《美国时代周刊》就像是在削铅笔,这支铅笔就是我们的思维;每读到一种观点就像是在铅笔上削了一刀,了解到的观点越多,铅笔削得越尖,我们的思维越敏锐。我读到一篇讨论了美国教育制度问题的文章。文中列举了人们对美国教育制度的不同观点。有的人相信美国教育很先进;有的人认为美国教育资源不及一些欧洲国家,比如丹麦;很大部分人都批评美国的教育制度过于宽松,应该向亚洲的制度学习。作者说:“随着中国等亚洲国家的崛起,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关注亚洲的教育观念与制度。普遍来说,亚洲学生的知识基础比美国学生要扎实,在许多考试中的分数都比美国学生高。这样的现象让一些美国人质疑美国的教育制度。美国的教育制度确实存在弊端,但改进的方法不是盲目地照搬亚洲国家的一些填鸭式的教育方法。美国在学习亚洲国家如何帮助学生打下知识基础的同时,不应抛弃自由选择、自主学习的美国教育特色。”这样的分析不仅引导民众客观地评价社会问题,而且有助于政府做出正确的决策,对一个社会的健康发展很有益处。
    以前,我特别沉迷感情洋溢的散文;现在,我发现精辟独到的评论也很有趣。习惯了东方强调感性直观的思维模式的我们,不妨换个方式看看这个世界。批判性思维就像是一盆冷水,让偶尔头脑发热的我们冷静下来;批判性思维就像是“停止”标志,让一路向前冲的我们停一停,想一想:是不是只有一条路到达终点呢?是不是只有一个终点呢?
 
作者简介:杨韵琦,广东实验中学高中10级(高二年级)学生,参加交换生计划,现就读于美国纽约州奥本的Tyburn Academy 中学12年级。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