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 绿色
  • 蓝色
  • 红色
  • 桃红色
  • 黑色
  • 褐色
广州中学语文教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师生园地 > 习作展示 >

优秀考场作文选登

时间:2013-11-04 09:37来源:未知 作者:广州语文 点击:
【优秀考场作文选登】 我看鲁迅先生笔下的我 华南师大附中 刘璨 记得曾有人说过,鲁迅先生是中国第一位文体家。何为文体家?我想,文体家们的一个标志就是他们在抒发自己所思所感之时,不会忽视自己的表达技巧:用何体裁承载?如何遣词造句?怎样铺排情节?

 

【优秀考场作文选登】
我看鲁迅先生笔下的“我”
华南师大附中 刘璨
记得曾有人说过,鲁迅先生是中国第一位“文体家”。何为“文体家”?我想,“文体家”们的一个标志就是他们在抒发自己所思所感之时,不会忽视自己的表达技巧:用何体裁承载?如何遣词造句?怎样铺排情节?而当一个“文体家”老练如鲁迅,他的这些技巧却是无形而有形了——书这头,你正为跌宕的情节、精妙的比喻而按自己长——书那头,鲁迅老先生的小胡子下也为这一安排染了一层笑意。一个常常被我们忽略的问题,是鲁迅选择叙事的角度——也许这一方面的用心已太深地融入了作品了。
虽然鲁迅那庞大的作品系统里所选用的叙事者,即文章中的“我”,千种万样:有主人公、有亲历者、有叙述者、有的甚至通篇无“我”,但我觉得只需分为两类则好:一类是记忆中温情的“我”;另一类是现实中尖锐的“我”。
先说前者,典型的例子便是《社戏》、《故乡》,再往前溯还有《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这些文章中,鲁迅的题材往往是自己童年在农村的生活经历,因此这“我”也大多是诚实可考的自己。近年来常有人说要“还原鲁迅”,那个脾气有点倔却不难相处的鲁迅;那个快乐时会“打个旋儿”朋友满天下的鲁迅;那个闲来时翻翻美学对女人衣饰评头论足的鲁迅——我觉得可以从读这些文章开始。这样的文章里,鲁迅是鲜活、热乎乎地存在在那里的,在那片愚昧而淳朴的农村土地上:在那儿的水里划船,在那儿的夏夜看戏,在那儿顽皮也在那儿淡淡惆怅。一方面,这文章中温情的“我”摘掉了鲁迅头上那顶“反封战士”一类的大帽子,给我们看一张浅笑着回忆往昔的脸,让读者由病态的“敬怕”鲁迅转而爱戴鲁迅;另一方面,我想,也只有这温情的鲁迅中的“爱”,才是他斗争的动力源泉——为了这土地和土地上的父老乡亲。
而另一种“我”却是使鲁迅终究成为鲁迅了——否则他不过是乱世中文字了得的好隐士。这一种“我”来自鲁迅天生的敏感、洞察,使其有一种冷嘲热讽于故事之上的才能。譬如《孔乙己》,虽说叙事者是小伙计,但字里行间仿佛还有另一个“我”——作者自己:这个“我”不仅仅看老板的白眼、看孔乙己的窘态、看众生的丑相,甚而看小伙计如何一步步地加入取笑、厌恶孔乙己的行列,加入世上的恶俗。另有一篇《示众》,如朦胧诗句,没有小说中常有的那个“我”,只有散点透视成的片段——但这“我”却又无处不在——或者解开一片虚伪给读者看看,或者轻笑两声众生的愚昧,或者苦痛于敏锐的作者捕捉到的绝望。
若这要懂鲁迅,我想首先得懂他笔下之两种“我”:一种如每个凡人温情而眷恋,叫我们爱;另一种有他的伟大,高瞻远瞩于时代之上,叫我们敬。
 
 
“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在鲁迅先生的《社戏》中,“我”是红色的,是那对村外天空着迷,是那还对生活抱着激情的少年。“我”有一个火热的心,像是会留意凤凰花什么时候染上了红色的青春少年。“我”是爱看社戏的少年,爱瞧台上灿烂的烟火,即使“我”的憧憬被封建礼教约束着,可是彼年那时,“我”依然怀着红热的心灵。
    在〈故乡〉中,“我”是蓝色的,仿佛依稀看见故乡湛蓝清澈的天空,辽阔元限的深蓝色湖水和小时玩伴结伴向行的小溪边,嬉戏、玩耍,这样一去不回的身影,仿佛用冷水浇溉我的心——我的玩伴不再天真如旧,我那故乡的亲人盲目闭塞,我开始预见了他们恐怖的未来,我痛心疾首,我终于知道什么是身份、地位、等级,什么是阻碍、隔阂、鸿沟。
    在〈孔乙已〉中,“我”是灰色的,我看见孔乙已这样被封建科举残害的人,这样被大家嘲笑“之乎者也”的人,我无法补救,无法施援,无法挽回。因为不知何时,我终感觉到我的努力是无用的,撇开了封建制度,但封建思想残害太深,我无法挣脱——不,以至于不知什么时候我觉得孔乙已是可笑又可悲的,最终死了,无人问津。
    在〈祝福〉中,“我”是白色的,我终究逃不开封建的魔爪,我曾内疚、悔恨。即使处在这样的社会下,即使身边的人都不理解我的行为,走上新派革命在旦夕我无怨无悔。唯一的原因竟是我不愿意变得冷漠盲目。我不愿做一个看客。可悲的人们!当你们看祥林嫂从一个面带红润勤快能干的人,沦为一个面容肌瘦;脸色苍白无力的封建残害下的妇女,怎么忍心嘲笑她!赤裸裸的生命消失了,悄无声息地像是微风吹送了树顶端萎废的白花那样。这是一次害,制服自我,却无能为力。
    鲁迅先生笔下的“我”像是一个个丰满坎坷的人生。经历着不同的事,有着不同的情,唯一相同的,是在那样残酷的环境下,我是有且仅有的一个感到悲哀的人。厚重的笔纸记录着当时的点滴,对我自己来说,我更难的事情——想象鲁迅写作下的心情。国家动乱,社会不安,人人只为自己而活,可他当时,愤然决定弃医从文,拯救广大盲目冷漠的中国人。国人变成行尸走肉,他用笔当枪,纸当刀,一遍遍唤醒国人麻木的意识。“我”正是他内心矛盾痛苦交织的伟大杰作。
    从“我”中读人生,从“我”中读鲁迅,从“我”中读历史,从“我”中读哀情。不管“我”是谁,“我”都是一个在被残害的思想中挣扎着苟且活下来的人。“我”的存在,就是让国人看到拯救了中华民族的到底是什么——我,是那不一样的烟火。
 
我看鲁迅先生笔下的“我”
 
“小说是一个时代的良心”,我们需要小说适时而作,表现当时时代的状况。可我们更需要通过小说人物展现当时人们的心理状况、精神。
鲁迅先生被喻(誉)为“民族魂”,在辛亥革命前,旧中国最黑暗之时,勇于创作一部部直面抨击社会恶状的小说。在小说当中人物形象深入人心,善于精神胜利的阿Q,愚昧封建的孔乙己,深受迫害的祥林嫂……而这一个又一个形象都与“我”密不可分。“我”作为他们这一个个人物故事的见证者与参与者,推动着小说情节跌宕起伏的发展。“我”作为小说当中一个不可缺少的人物形象,连接故事发展的线索在小说当中占重要地位。
“我”是我,是鲁迅;可它又不是我,不是鲁迅。《故乡》当中的“我”以鲁迅自身为原型从而进行刻画描写,以“我”回故乡为文章主要线索,描绘了故乡的封建守教(旧)及杨二嫂、闰土等人在封建礼教的毒害下的改变。在这其中我是“我”,“我”是鲁迅。他表达着作者自身对以前民风淳朴的故乡、善良纯真的玩伴的怀念及对封建礼教的强烈控诉。以第一人称真实、形象地展现鲁迅自身的所思所想,更具感染力。
可在《祝福》当中“我”不再是我,不再是鲁迅。他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懦弱的知识分子。对于祥林嫂向他询问这世上是否有鬼魂时,他却未能肯定地用他所学到的科学知识对祥林嫂作出回答,使祥林嫂的精神再一次蒙上了恐怖的阴影。在这其中,“我”不再是我,不再是鲁迅。他代表着那些虽表面接受科学知识教育,可骨子里仍是封建思想的伪知识分子。同时,他也代表着当时社会中千千万万个“沉默不语”的中国人。他们面对中国黑暗窘态沉默不语,面对急需救助的人不伸以援手,不对封建蛮横的官僚进行控诉。“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鲁迅通过塑造这么一个“我”,希望当时的中国人民可以在从中找到自己丑恶的影子,对自己进行反思,唤醒他们心中那一团火,拯救中国。
在文学创作当中,在鲁迅塑造“我”时,他既能进入“自我”境界,通过“我”直接表达自身情感,直接对社会恶态进行控诉,又能进入“非我”境界,以“我”代表中国人的丑态,唤醒民众救国心。“我”虽然有着不同的情感,不同的形象,他都能反映人最深处的内心世界,他使当时社会最黑暗面跃然纸上。
(责任编辑:广州语文)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